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魂器
魂器
 王语嫣点了点头:「没关系,等您真的与她缔结契约之后,您就会了解啦。」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回来的路程感觉比去的时候要短了许多,没多久已经来到了公园,此时的公园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说起来,王开之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这么多的人。

  这些人有的穿着牛仔西装现代打扮,也有的长袍大褂民国装扮,但年代再往前的就没有了,说明生死之间这个学校所在的势力范围,最多也就建立了一百多年。

  这些人有的独来独往,有的则身后跟着侍从,这些侍从就更是千奇百怪,不仅仅服装各异,连长相肤色也是种类奇多,甚至有几个还似人非人的……刚刚踏入公园,王语嫣就在王开之的命令下进入了离散状态,毕竟王语嫣的容颜还是很引人注目的,自己在没召唤金卡之前实力低微,不能惹不必要的麻烦。

  在公园中走着,没人注意到王开之,毕竟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来散心的,尽管人来人往,却并没有匆匆忙忙。

  王开之暗中观察着所有路过的人,他们几乎都会把契约卡别在腰间,当做一个挂饰一样的。

  路过了那么多的人,大多数都是拥有蓝卡、灰卡的,偶尔会有几个红卡,但一张金卡都没有出现过!

  王开之在暗暗得意自己拥有金卡的同时,也在想着昨晚拥有两张红卡的洪天……王语嫣和自己说过,自己一开始待的体育场是一个实力分割线,看来拥有两张红卡,在体育场的这一边已经是非常强大的了!

  「主人,」离散状态的王语嫣,在王开之耳边轻声的说:

  「灰卡、蓝卡、红卡,这三种侍从,无论战斗力多么强,但一般都是冷兵器作战的侍从,比如身手不凡的莫雪鸢。但金卡以上,就已经脱离冷兵器作战了,会有超能力出现的,比如我想让您与之缔结契约的Saber.」「超能力啊!」一面感叹着,王开之在裤兜里偷偷的捏着那张等待他召唤的金卡。

  「是的,所以金卡是非常难得的,数量也比红卡少得多的多,当然,能力方面也基本都是碾压红卡侍从的。」王语嫣正说着,忽然前方人声吵杂,一大群人呼呼啦啦,带着阵阵沙土拥在一起,时不时从人群中传来起哄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王开之问道。

  「不清楚,」王语嫣轻声说:「我只对您将我召唤之前的事情清楚,并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哎哟呵!总算遇到个王姑娘不知道的,嘿嘿!」王语嫣听了王开之调笑的话,轻轻一哼,心中竟然有了想掐他一下的冲动,这个冲动立刻把王语嫣吓了一跳,连忙暗暗的喝令自己:你是个侍从啊,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赶快忘掉!赶快忘掉!

  还好王语嫣是离散状态,否则王开之肯定能注意到她慌乱可爱的样子。

  王开之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凑个热闹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忽然背后受到一记重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一口闷血从口中吐了出来。

  王开之踉踉跄跄的爬起,转过身一看,只见一个一身盔甲,手中提着一柄长枪的独眼龙,正朝着王开之冲来,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还未等王开之有任何的反应,王开之已然被他整个的抓在了半空,仿佛提一只小猴子一样的拎着,跳进了那拥在一起的人群之中!

  王开之被这个壮汉提着,毫无反抗能力,被迫的进入人群,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正中是一个用木头和水泥搭建的简陋舞台,舞台之上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此人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腰间明晃晃的挂着四张红卡,看他的架势就知道此人地位绝不寻常。

  这个中年人身旁还站着一个人,居然是昨晚的洪天,而洪天身旁站着的,正是昨晚被洪天凌辱的莫雪鸢。

  此时的莫雪鸢一身薄薄的紫纱裙,纱裙之中竟然一丝不挂,完美的身材若隐若现,而且隐隐之中还能听到一丝震动的声音从她衣衫之下传出。

  再看那莫雪鸢,此时低着头,长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两只粉拳握得死死的,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小脸潮红,上齿轻轻咬着嘴唇,眉眼之间尽是屈辱与羞耻!

  「主人!」

  提着王开之的壮汉对洪天喊道:「我把这小子抓来了!」听到这,王开之恍然大悟,提着自己的人必定是洪天的另一个红卡侍从,夏侯惇了!

  夏侯惇说完,一甩手,直接将王开之丢到了舞台上,本就受伤的王开之,被这么一丢,胸口又疼又闷,随后就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看到王开之,洪天眼睛一亮!

  指着王开之对身旁的中年人说道:

  「秘书大人,校长他老人家不是要漂亮的女侍从么?小人这个送给他老人家肯定是不在话下,但您知道么,这个小子拥有一个灰卡侍从,我昨晚刚见过,那个妞儿,比我家的莫雪鸢可是漂亮多了!」「哦?」中年人扶了扶金丝边眼镜,来到王开之身旁,蹲下身子说:

  「小子,把你的侍从召唤出来我瞧瞧。」

  王开之此时刚受了内伤,还站不起身,咳嗽了两下,说道:

  「这位秘书大人,」王开之听洪天是这么称呼他的,于是也跟着说道:

  「小的我也想把我的侍从献给您,但我的侍从服从度并不是百分之百啊,她不听我的话啊。」王开之知道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不能硬来,于是才如此的说道。

  中年秘书一挑眉毛:「不是百分之百?还有这种事?」「秘书大人,这小子肯定是说谎了!不能信他!给他上刑!」洪天吼道。

  「哼,还用你教我?」

  说着,中年秘书站起身,俯视着趴在地上的王开之:

  「小子,不论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都无所谓,我要的只是你的侍从,今天要是看不见她,你可就要好好吃一番苦头了!」随后,秘书从腰间的四张红卡中取下一张,在手中捏了两下,霎时间红光骤起。

  秘书一幅高高在上的眼神瞧着王开之,淡淡的说:「曹少钦,这个小子交给你了……」曹少钦?

  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但王开之却想不出到底是谁……没多久,红光之中伸出一只穿着干干净净的官靴的脚,随后,一个身形高挑,太监装扮的白面男子来到了王开之眼前。

  一瞬间,王开之想起来了,曹少钦,电影新龙门客栈里面的东厂头子,记得当时是甄子丹扮演的,这个太监武功高强,周淮安等几大高手围攻都敌不过他!

  同是红卡,自然夏侯惇和莫雪鸢加一起也肯定不是他对手了!

  王开之正惊讶着,曹少钦低下头来,一脸阴笑的看向王开之。

  他的脸,白的吓人!

  「小伙子!」曹少钦那半男半女的声音,阴阳怪气,听了就让人不舒服!

  「你最好永远别召唤出你的侍从,让我好好和你玩一玩,哈哈哈!」说着,一把提起王开之,左手一运,手掌之上,蒸腾着水蒸气,这就是内力么?

  曹少钦左手一拍,正中王开之小腹,随后丢在一旁,王开之立刻觉得小腹之中仿佛大肠小肠都拧在了一起,痛不欲生!

  「啊!!!」

  王开之痛苦的叫着!

  王开之的痛叫,引来了更多的围观群众。

  这些群众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灰卡选手,能不惹事儿就不惹事儿,但有热闹看总是好的。

  毕竟洪天在这片区域已经称霸许久了,而秘书大人是校长派来的,每次校长那边派人过来,所有人都毕恭毕敬,这次居然有人敢惹是生非,肯定有好戏瞧了。

  「主人……主人……」王语嫣在王开之心中呼唤着,看着王开之如此煎熬的模样,王语嫣忍不住心痛。

  然而王开之现在实在痛的厉害,根本没空理会王语嫣。

  在王开之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疼痛终于消失了,王开之躺在舞台上不住的抽搐,曹少钦走到王开之面前,一把将他拽起,看着王开之煞白的脸色说道:

  「小子,还不召唤你的侍从么?」

  王开之根本不做应答,他知道,绝不可能让王语嫣受苦,所以能晚回答一会儿,就能晚一点儿遭罪,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说话!」曹少钦看到王开之不说话,大声呵斥!

  又过了一小会儿,王开之依旧不回答,曹少钦哈哈一笑,说道:

  「我忽然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你知不知道,当一个男人的下面硬邦邦的时候,一刀下去,冒出的鲜血能喷出一丈那么远啊!」这话一出,王开之脑子里嗡的一声,他真的怕了!

  曹少钦看出了王开之的胆怯,一把抓向了王开之的胯下,轻轻捏了捏,说道:

  「小伙子别急着害怕,现在软绵绵的,割了也没意思,我先让你看一场春宫大戏,等你挺起来,我再下手,哈哈哈!」说完,回头看向身形高大的洪天,轻飘飘的说道:

  「洪天,你跟你的莫雪鸢表演一下吧,让这个小家伙硬起来!」洪天听到命令,哈哈一笑说道,好的!

  说完,直接脱下了大裤衩,赤身裸体的来到了莫雪鸢身边。

  刚刚发生的一切,莫雪鸢都看在眼里,听到主人要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跟自己做爱,着实吓坏了,但洪天的命令自己根本无法违抗!

  洪天一把撩起莫雪鸢的纱裙,把手伸向了莫雪鸢的两腿之间,在莫雪鸢的呻吟之下,慢慢的抽出了一个电动鸡巴。

  电动鸡巴暴露在空气中,疯狂的扭动着,将莫雪鸢流出的爱液扬的到处都是!

  「看看,我的莫雪鸢一直在准备着被操,哈哈哈!」洪天一边举着电动鸡巴,一边哈哈大笑!

  可惜的是此时洪天的鸡巴软趴趴的,昨天刚刚破了莫雪鸢的处,随后又连着射了两次,现在一时半会儿的立不起来……「给我舔!」洪天将电动鸡巴扔到一边,命令着。

  在洪天的命令下,莫雪鸢极不情愿的弯下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洪天软趴趴的鸡巴。

  「含嘴里!」

  莫雪鸢张开嘴,轻轻的含住。

  「动!」

  莫雪鸢轻轻的一吞一吐,眼泪不住的流了出来。

  洪天看到莫雪鸢这副摸样非常不满意,瞧了一眼另一个红卡侍从夏侯惇,对他使了个眼色,同时暗地给他了一个命令。

  夏侯惇显然对这个命令非常惊讶,但也只是稍作停顿,立即执行。

  夏侯惇将长枪丢到一边,脱下盔甲,慢慢的走到莫雪鸢身后,褪下裤子,比洪天大得多的巨龙,昂扬挺立!

  莫雪鸢并不知身后发生的事情,夏侯惇的大手忽然抱住莫雪鸢的小蛮腰,将大鸡吧抵在了莫雪鸢的花穴之前!

  夏侯惇何等力道!

  腰间猛然发力,「啪」的一声脆响,大屌连根没入!

  「啊!」

  莫雪鸢感觉自己仿佛被撕裂了,同时下体又被一个比洪天坚硬的多,粗大的多的巨物死死的顶着最深处!

  莫雪鸢痛呼一声,根本再无法给洪天含着,洪天也不介意,嘿嘿一笑,看着自己的侍从被另一个侍从*奸!

  夏侯惇虽然不是什么奸恶之辈,但也早就垂涎莫雪鸢的美色已久,此时有了主人的命令,夏侯惇立刻肆无忌惮,手上一提,直接将莫雪鸢凌空抱在了怀中。

  莫雪鸢柔软纤细的身子,被夏侯惇这般壮汉抓在手中,仿佛提着一个小兔子,胯下的巨龙将莫雪鸢的私处撑到了最开,随后开始了飞速的抽插!

  「啊……啊……啊……不……不……啊……好……好痛……」莫雪鸢柔弱的身子在夏侯惇的摧残下仿佛成了凛冽秋风中的一片落叶,摇摆不定,不能自已……夏侯惇一面抽插着,一面在主人的命令下,走向了王开之,最后索性坐在了王开之面前,让莫雪鸢的脸正对着王开之,腰间不断的冲撞着莫雪鸢的嫩穴,粗壮黝黑的巨龙,在她的一双美腿之间进进出出,与她那纤细白玉般的身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啊……啊……啊……不……啊……」

  莫雪鸢美丽的脸蛋第一次距离王开之如此的近,但此时的她已经因为下身的抽插变得扭曲,一双奶白的美乳在王开之面前快速的上下摇动,此时此刻,莫雪鸢的每一寸景象,包括她浪叫的声音,都疯狂的刺激着王开之的神经!

  「啊……啊……啊……啊……」

  周围围观的群众也是大饱眼福,他们早就知道莫雪鸢的美貌,但却没想到今天能看到莫雪鸢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奸,这些群众看得血脉喷张,下体在裤子之中早就支起了帐篷!

  忽然,夏侯惇加快了速度,不管不顾的将莫雪鸢直接压在身下,莫雪鸢的美背被无情的贴在了冰冷的舞台之上,夏侯惇宽大的身形,仿佛要将莫雪鸢压进舞台中,壮硕屁股疯狂耸动,打桩机一般的冲击着身下柔弱的身体……「啊……啊……不……求……求求你……啊……」在夏侯惇最后的冲刺下,莫雪鸢根本无法完整的说出任何话,修长的双腿堪堪伸到夏侯惇的腰间,不由自主的缠住夏侯惇的屁股,精巧的脚趾紧紧的内扣着!

  最终,夏侯惇一声怒吼,大屁股卯足了力气的一撞,对莫雪鸢进行了猛烈的最后一击,莫雪鸢整个身子都被推的向后移动了一大块……「啊!」莫雪鸢痛呼一声,夏侯惇在莫雪鸢的体内疯狂的发射起来,滚烫的浓精不断的刺激着莫雪鸢的最深处!

  看到夏侯惇结束战斗,冷眼旁观了许久的太监曹少钦走到王开之身旁,看到王开之的下体果然因为生理反应,不受控制的坚硬如铁,哈哈一笑,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说道:

  「小子,来吧,我看看你能喷多远!」

  说着,就要去扒王开之的裤子……

  「不要!」

  随着一声惊叫,一个女子从王开之身旁的灰雾中走出,正是王语嫣。

  王语嫣的出现,仿佛让整个空气都凝结了一般,无论是洪天,还是中年秘书,甚至是太监曹少钦,看到王语嫣之后,美若天仙四个字都立刻跳进了脑海之中!

  王语嫣泪眼朦胧的走到王开之的身前,面对着不远处的几个魔鬼一般的人物,坚定的说道:

  「我是他的侍从,我是王语嫣,只要你们别伤害我的主人,我愿意和你们去见校长大人。」王语嫣的话铿锵有力,面色毅然,然而在场所有人一时间都被王语嫣的美貌迷住,再听到她美妙的声音,倒是没几个人在乎她说的内容。

  「哈哈哈,洪天啊,你果然没有骗我!这世上竟有如此绝美出尘的女子!」中年秘书满意的笑着!

  随后,朝着曹少钦一挥手,说道:「把她和她的主人一起带走!」曹少钦得了主人命令,飞身来到王语嫣身边,刚要对王语嫣动手……骤然之间,舞台上金光乍起,直映得在场所有人睁不开眼!

  待得众人适应了这金芒之时,一道长长的刀光从金芒之中劈斩而出,凌厉无比的直奔曹少钦的脸庞而去!

  曹少钦反应机敏,立刻弹跳而出,而那刀光虽然没有伤到曹少钦,却只听咔嚓一声,整个舞台立时塌陷下去,那道刀光竟干脆利落的将整个舞台一分为二!

  原来,打从一开始,王开之就想着要召唤自己的金卡侍从,但王语嫣却提醒他冷静,不能着急,因为召唤需要将鲜血与契约卡融合才行,而此时契约卡在他裤兜里,要是贸然去取,被外人发现定然会被抢走,所以王开之一直在忍耐着。

  直到最后关头,眼看王开之要身受重伤,王语嫣立刻决定挺身而出,冒着危险为王开之吸引注意力!

  果然,王语嫣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并没有人注意到王开之用手沾了嘴上的鲜血,也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拿出了金黄的契约卡……此时此刻,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斩得慌了神,散架了的舞台乌烟瘴气,王语嫣已经扑到王开之身边,扶着她的主人看着面前的金光,便在此刻,一双白玉似的大长腿从金光之中迈出,随后一个女子便出现在了王开之眼前!

  乌黑的披肩长发,简简单单甚至有些破旧的白色布衣,刚过布衣下摆的黑色短裤,美腿之下的双脚上,一双黑布鞋……大大的眼睛,精巧的鼻子……一切的一切,都淋漓尽致的描述着这一位满脸纯真,清爽美丽的女子!

  这清美女子右手提着一柄好像菜刀一样的短刀,缓缓走到王开之身前,左手将一张金黄的契约卡递到王开之眼前,有些冷漠的四川口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