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童年的游戏我恋物情节
童年的游戏我恋物情节
 我的脚干甚么?」婉君阿姨有点奇怪,她以为我会拷打她。

  「知道甚么是脚刑了吗?我现在要拷打你了」我在试探她的反映,因为我怕 她生气。我将手指支在了她的脚心上。

  「原来你就这样拷打我呀,求求你,我怕痒。」婉君阿姨焦急地请求。

  「不行!」我用手指轻轻地在她脚心刮了一下。

  手才接触到婉君阿姨白皙的脚心,只见她眼圆睁,死命的拉扯绑住她四肢的 丝袜。我无意中的动作却让婉君阿姨反应如此激烈,玩心大起,又伸出另一只手 搔她微微冒汗的脚趾。婉君阿姨紧闭双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这个叛徒!不要用这种方法折磨我!」

  我见婉君阿姨委实怕痒,笑道:「江姐别着急,现在拷问才开始呢。」我的 手抓住她被绑着的脚,轻轻地捏着她纤巧的玉足,一根一根地仔细地抚摸玩弄着 那纤美白皙的脚趾。

  婉君阿姨如遭雷殛,一双美目忽地紧闭忽地大睁,身体一如出了水的鱼般在 绑住四肢的丝袜间疯狂的摆动,两只脚掌拼命的左右摇动,十根白里透红的脚趾 一张一合,想躲过我残酷的触摸,却是于事无补。

  我没有想到婉君阿姨的一双光脚脚底竟如此纤细敏感,甚至比当日小蕾被我 玩弄时反应的更加强烈,看来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玩弄过婉君阿姨的赤脚。通过 手里抓着的颤抖着的圆润的小腿就能感到婉君阿姨此刻内心的羞愧和挣扎,我突 然有一种成就感!我笑着开始用手在她白皙的脚心轻轻抚摸起来。

  这时婉君阿姨一边轻轻呻吟着一边大骂起来:「叛徒!!你、你这个变态!!

  杂种!!!我不会屈服的……」

  看到婉君阿姨已经搔痒得难以自持,身体不住颤抖着,破口大骂,我忍不住 大笑。我接着更加来劲地搔起婉君阿姨的脚心来!

  「叛徒!禽兽!!你、你快放了我!啊……变态……呜呜……」婉君阿姨渐 渐全身脱力,只剩低声呻吟。

  「现在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怎幺样,招了吧?」我暂时停下了。

  「我……你休想!」婉君阿姨还真是挺坚强!我决定使出我的绝招了!我要 ——

  我鼻子凑近她的脚板深深的吸了吸,一股淡淡的脚丫特有的臭味和着淡淡的 皮革香味冲进来,我快要醉了…婉君阿姨看到我对着她白皙肉嫩的脚丫左看右看, 知道我想要——

  「你要干甚幺?不要,我怕痒!我……招了!好不好,你不要碰我!」她连 声哀求道。

  「招了,太晚了……」我笑着,婉君阿姨还真天真:她以为她认输了我就会 放过她的那双骚脚丫。想不到我在小蕾脚上没有使用上的刑罚,竟然可以用在她 的妈妈——婉君阿姨脚上!

  我将婉君阿姨的大脚趾放到了口中。她没有逃脱掉。

  我吮吸着上面油滑的汗液,她那粉红玉趾在剧烈的颤抖着,一根根纤细的血 管透过那薄薄的脚掌的肉皮似乎清晰可见,趾缝间布满了密涔涔的汗液,象刚刚 剥开的水汪汪的荔枝,泛着诱人的光泽。

  我的舌开始顺着婉君阿姨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有时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脚 心,有时拨开她的脚趾,搔弄着她敏感的趾缝。

  没过多久,婉君阿姨已经满脸通红、浑身香汗淋漓、全身肌肉紧绷,银铃般 悦耳的娇笑声中混着泪,她低声地哀求道:「我……我……招了……不要挠了, 我快……快要死了!」

  「那你真的肯招了?」我故意问她。

  「我说……全说!你想知道甚么我都告诉你!」

  「那好!你就告诉—」当我正在踌躇满志地准备拷问婉君阿姨时,门突然开 了,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妈,我回来了!」

  是——小蕾!?

  一时间我和婉君阿姨都惊住了,谁也没想到小蕾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妈妈,我先回来了!啊——」小蕾出现在卧室门口,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可以想象到她看见自己的母亲被绑在床上时的震撼,而更糗的是婉君阿姨的 一双赤裸的肉脚此时还被我握在手中!

  小蕾那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抓着婉君阿姨赤脚的那只手。我 隐隐地觉得手心里全是汗;而通过手中握着的婉君阿姨颤抖着的赤脚来看,我也 能感觉到她心中的那份忐忑……一时间屋里寂静无声。

  「好你个小毛,这可是你的不对啊!居然在我家玩抓人游戏也不带上我!」

  小蕾竟然这样对我说,脸上还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嗯——」因为没有料到她会这麽说,我真不知道该说甚麽好。

  「妈,上次你不是说玩这种游戏对小孩子不好吗?你怎麽和小毛他——」小 蕾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她妈妈的身上。

  「我——」婉君阿姨脸红了。

  我在一旁偷笑着:让婉君阿姨怎麽说呢?她总不能对女儿说是因为自己偷汉 子让我看见了,所以被迫和我玩这种游戏的吧。

  幸好小蕾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转身问我:「小毛,你们在游戏中的角色都是 甚麽?」

  我俯耳对她说了几句。

  「是江姐啊!」她惊呼出来,然后上下打量着床上被绑着的婉君阿姨,「嗯, 妈妈打扮成这样还真是满像的……」

  婉君阿姨低下头避开女儿的目光,耳根子都红透了。

  我在一旁讨好地问:「要不你和我们一起玩吧!你和我一起,来拷问你妈妈 扮演的江竹筠,好不好?」

  「当然好了!——可是妈妈以前对我说过,不让我玩……」小蕾怯生生地看 着婉君阿姨。

  「咳,没事的;你看你妈妈也不是在和我玩这个游戏吗?她不会怪你的,是 吧,婉君阿姨?」我故意把包袱甩给骑虎难下的婉君阿姨。

  婉君阿姨连头也不敢抬,红着脸小声「嗯」一声。

  得到了妈妈的容许,小蕾不禁雀跃,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好像笑开了花。「好 了,那我现在就是一名军统女特务了!嗯,我们现在应该怎麽拷问江竹筠小姐呢?」

  (这个小妮子,倒迅速入戏了!)

  我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怠慢。

  「刚才我给她上的是脚刑,不过效果不好——她还没有招供。」

  「你给江姐上的是脚刑吗?」小蕾皱了皱眉头,「你也太不专业了吧!……

  不过幸好我有准备!」说着,她蹦蹦跳跳地跑出去。

  我满心狐疑地看小蕾跑出去,(这个小丫头,又搞甚麽鬼?!)婉君阿姨这 时抬起头,小声哀求:「小毛,别再闹了,快把阿姨放开!待会叔叔回来了就不 好了!」

  说句实在话,我其实也怕玩的时间太长会被人发现;可是我看到婉君阿姨怕 成这个样子,心里突然起了一种恶作剧心理。

  「婉君阿姨你也看到了,小蕾现在玩的这麽开心;如果你突然对她说不玩了, 她一定会很失望的;回来在叔叔面前说出今天的事也说不定呢!」我吓唬她说。

  婉君阿姨一阵默然。

  「阿姨,你就陪我们玩一会儿好了,叔叔不会这麽快回来的!」我轻拍着婉 君阿姨玉珀般的脚背安慰着她。

  正说着,小蕾从外面进来。「我回来了!你看——这是甚麽东西?」她炫耀 似的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是棉签,牙刷,香皂,清水,一根蜡烛和一根一寸 来宽的竹片。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是上次你在我家对我用脚刑时我偷偷留下的,想不到现在可以派上用场 了。」小蕾拼命地想从脸上挤出一点坏笑,「现在,江竹筠小姐我再问你一句: 你是招还是不招?」

  「我——」婉君阿姨把头低下了。先前我们俩人游戏时她对我说的那些「大 义凛然」的话当着女儿的面她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看来你是想尝尝脚刑的滋味了!」小蕾坏笑着。

  我在一旁看着,心想:小蕾上次吃尽了被我折磨和玩弄脚的苦头,这次逮到 机会实地试验玩弄别人的脚丫,婉君阿姨可要有苦头吃了!

  这时,小蕾弯起手指,用指甲轻轻的在婉君阿姨的脚心上点了一下。

  「呀啊┅」婉君阿姨全身像被过电似的一颤,腿用力的伸直,脚趾头用力的 蜷握在一起。

  「妈妈你——不,江竹筠小姐你的脚还真是满敏感的,嘻嘻,你惨了。」小 蕾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好了,脚刑开始了!你—过来,帮我把江竹筠小姐的脚展开。」小蕾大声 地指挥着我,此时她好像成为了主角。

  小蕾指挥着我将婉君阿姨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 扳直,使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而婉君阿姨挣扎了几下,也就任凭我随意摆弄 她的脚了。

  她把鼻子凑近婉君阿姨的脚板深深的吸了吸,「嗯,你的脚闻起来还不臭。

  本来想在行刑前先清洁一下,现在看来不用了。」她拿起那根一寸来宽的竹 片,朝着婉君阿姨裸露着的雪白脚心抽下去!

  「啊!」脚心被竹片抽打着,婉君阿姨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她忍不住 尖声叫起来!

  「感到疼了?不要叫那麽大声,你是个女英雄嘛!」小蕾没有停手,板子仍 然一下下地落在婉君阿姨雪白的脚心上!「以前小孩做错了事要打手心;现在我 用板子打脚心,怎麽样?」她不无得意地说。

  我在一旁为小蕾居然可以想到这样新奇的刑罚而惊奇,同时我感到裆部开始 突起……我像做错事似的一把掩住突起的部分,很快地扫了她们一眼。幸好小蕾 正沉浸在打脚心的欢乐中,而婉君阿姨也因为脚心的搔痒和痛楚无暇顾及我。我 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被竹片抽打双脚的疼痛令她实在不堪忍受,婉君阿姨终于忍不住喊出 声来。

  「不要……不要再打了……我……招了……真的招了……不要打了……我受 不了了……」

  小蕾打得虽然不重,但婉君阿姨白嫩的脚心还是被抽打得红肿,脚心的血管 和青筋紧绷起来,很清晰……我感觉裆部的突起更厉害了……

  「喂!你发甚麽愣啊!」小蕾推了我一把。

  「嗯—没甚麽……」我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回答。

  小蕾则多少有些失望,显然因为没有把所有的刑罚都用在「江竹筠」这个女 共党身上而不甘心,嘴里嘟囔着:妈妈也真没用,这麽快就招供了?演技真差!

  ……诶,要不这样,让我来演女共党的角色,怎麽样?

  「啊—甚麽?」我的心情还在婉君阿姨那双被虐的美足上,对小蕾的提议没 有任何思想准备。

  「我说—咱们继续玩,你还是军统特务,我演女共党。」

  「甚麽!?」看着小蕾的盈盈笑脸,我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又在动甚麽鬼脑 筋。

  「干甚麽?」见我不说话,她有些不高兴了,小嘴撅的高高的,「瞧不起我?

  我的演技很好的,上次你也见识到的了。」

  「演技?上次?」我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下扫射,落在了她的脚上。那圆润修 长的小腿下,一对莹白精致的纤足踏在凉鞋里。几天前,正是这双脚在我手中挣 扎扭动……

  我的心一热,「好啊,不过我要先把你绑起来!」

  「没问题!」她赶快找出一段尼龙绳给我,并主动把手背到身后。

  看小蕾这麽配合,我也乐得用她准备的绳子将她的手绑紧,然后想找椅子把 她的脚绑上。眼一扫,看到婉君阿姨那双斜斜地搭在床边的赤脚,我的心突然一 动,一个念头浮出来!我把婉君阿姨被绑的双脚按到膝盖上,又把小蕾的双脚拉 过来搭在婉君阿姨的腿上。

  「你干甚麽?」婉君阿姨和小蕾两双美目瞪着我。

  「把你们绑在一起啊。」我用绳子把婉君阿姨和小蕾的两双脚牢牢地绑在一 起。

  「你们这两个女共党,现在脚被绑在一起,跑不了了吧?」我一边说着,一 边脱小蕾的鞋袜。

  「你干甚麽?!」婉君阿姨喊道。

  「干甚麽?你们两个女共党落在我的手里,又不招供,只好像刚才对付你那 样,脚刑伺候!」说话间,我已撕下她的鞋袜。

  在我眼前,是两双赤裸的美足交错地排?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谝黄穑灰凰讼感∏桑夂鹾酢?br />粉嫩嫩,脚趾由脚底板向上看就象十棵粉红色的小圆豆,娇嫩可爱,是小蕾的美 足;另一双稍大,白皙却红白相间;脚趾整齐排列,足底纹路清晰,是婉君阿姨 的赤脚。

  我忍不住双管齐下,十根手指弯成爪子形状,轻轻的抓在婉君阿姨和小蕾的 脚心上。

  「啊—」婉君阿姨和小蕾母女俩同时用力地把小腿向后拉,四只脚掌不约而 同地伸直,脚趾头也紧紧的向脚心握起来。捆在一起的白嫩脚踝阻碍了四只光脚 丫的移动,麻绳将嫩肤磨出一圈红痕,脚背上因使力而浮出细嫩的青筋。

  看着婉君阿姨和小蕾母女俩跑也跑不了、躲也躲不及的狼狈样子,我感觉到 下体在像火一样的烧,忍不住俯下身去,把小蕾那五根美丽精致的脚趾送到嘴边 一根根的吸吮起来。

  「嗯┅┅」小蕾激动的喘息着。

  我的手也没有闲着,抓住婉君阿姨的左脚,大拇指顺势在她秀美的脚心上轻 柔的搔动,其余四根手指无情的插入紧闭蜷曲的足趾间,用力的把它们撑开。指 节处传来的被足趾夹紧的感觉使我飘然若仙,下体更热了。

  直到刚才,我还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舔着小蕾的脚,搔着婉君阿姨的足,这一 切就和做梦一样,可是婉君阿姨的脚在我手中挣扎似的扭动、小蕾的脚掌似躲避 又似迎合的在我舌尖上一蹭一蹭都告诉我这是真的!我心中狂跳,裆部有一种呼 之欲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终于—在裤裆里爆发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释放自己。我大脑一片空白,黯然地倒在床上。

  旁边婉君阿姨和小蕾母女俩在休息着,没有人说话,只有浊重的喘息声……

  后来我就和做贼一样,偷偷地溜出婉君阿姨家,回家后,又因为放学不回家 挨了妈妈顿骂。这一天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

  之后几天,每当我走过小蕾家,都会快跑几步逃过去。是在躲甚麽?我也不 知道。

  直到那天,我下学回来经过她家,像往常一样快跑过去时,一个熟悉的唤声 在我身后响起。